监管步入项俊波时代

https://www.cnpension.net    2016-10-11 19:13    中国养老金网
   不同于银监会和证监会的新任掌门人,保监会第三任主席项俊波上任之后便很少出现在媒体视野中。与带领农行股改上市相比,执掌保监会帅印似乎更艰巨。项俊波在去年10月29日上任后就进行了广泛调研,称“在业界真正全面系统的讲话将在上任60天后”。
  两个多月过后,在1月7日召开的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项俊波痛陈保险市场的四大问题和监管的种种弊病,长达34页的报告涵盖了保险公司监管、市场转型、消费者权益保护以及对未来政策性保险市场的支持等内容。
  与以往不同,此次会议仅仅是“保险监管工作会议”,而不是“全国保险工作会议”,席位上也缺少了保险公司。种种信号表明,项俊波时代的保险监管将迎来一次大转型。
  目前保险行业处于转型十字路口的关键时期,单纯依靠行业自身力量进行变革将会是缓慢、渐进的,监管政策导向和适度引导显得尤为重要。
  从主管到监管
  在宏观环境和行业监管等多重利空政策重压下,2011年保险行业经历了保费增速下滑、投资收益率下降和偿付能力不足“三重门”。2011年全国实现保费收入1.43万亿元,同比增长10.4%。其中,财产险保费收入4617.9亿元,同比增长18.5%;人身险保费收入9699.8亿元,同比增长6.8%。投资年化收益率为3.6%,比2010年4.84%的投资收益率缩水四分之一,较2011年7月保监会透露的此前5年平均年化收益率超过6%的水准缩水近一半。部分寿险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率较2011年初下降了60个百分点,去年有81家保险公司增资发债1500亿以改善偿付能力,今年行业的偿付能力将更加窘迫。
  保险行业长期积累的顽疾也愈发凸显:社会形象亟待改善、行业发展方式急需转型、保险人才队伍素质不高、保险业发展的外部环境需要进一步改善等。
  华创证券分析师高利认为,目前保险行业处于转型十字路口的关键时期,单纯依靠行业自身力量进行变革将会是缓慢、渐进的,监管政策导向和适度引导显得尤为重要。
  项俊波试图通过一场监管变革来彻底治愈困扰保险行业多年的顽疾,放弃既抓监管又抓发展的模式,期望能以监管促发展,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保险系教授庹国柱对此评论道:“两者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前者表明,保监会既是监管,又是主管;后者表明,保监会只是监管,不是主管。定位清晰,角色就不会冲突”。
  事实上,相对于其他需要推动的行业转变,监管理念的变革、监管队伍和制度建设也被认为是最具有可执行性的。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教授郝演苏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表示:“像延税型养老保险这样需要多个部门综合协调推动的改革往往是阻力最大的,监管系统自身的改革反而更容易一些。项俊波在监管会议上指出大多数干部没有经过系统培训,相当一部分没有专业背景,这样的措辞也说明监管改革的力度和决心之大。”
  探索淘汰机制
  改善保险行业形象在此次保险工作会议上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一直以来,保险业声誉不佳、形象不好的问题比较突出,消费者、从业人员和社会对保险业都不认同。这些问题正在不断地侵蚀保险业发展的诚信基础,严重损害保险行业形象,如果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很可能会引发信任危机,制约行业的可持续发展。”项俊波指出。
  近年来,保险公司为争夺市场份额,大力推行人海战略,结果却让保险业行业形象一落千丈。郝演苏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认为:“行业形象问题有两个最重要的根源。一是营销体制,营销员没有保障,导致准入门槛降低,误导泛滥,形象恶化;二是理赔环节,大宗保险产品的主要保险责任与责任免除项目及释义缺乏行业标准,滥用行业惯例取代标准,每逢诉讼败多胜少,形象自然被矮化。”
  2010年保监会发布《关于改革完善保险营销员管理体制的意见》,营销人员体制改革正式拉开大幕,引起业内广泛讨论,但之后却鲜有实际动作。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说道:“营销员体制改革应该从提高从业人员素质入手,推进营销员体制改革和分级管理,引导保险行业从目前的人海战术向精兵战略转变。”
  行业形象一直得不到扭转的深层原因还在于保险行业长期的粗放式发展模式。保险行业一直以来停留在“跑马圈地”的时代,不重视加强内部管理和产品服务创新,而以保费和市场份额论英雄,甚至不惜违法违规;各路资本进入保险行业多是看中金融牌照的价值而非发展前景等。
  种种弊端显示,保险行业已经进入过度竞争阶段,高度的同质化竞争推高了保险公司的负债成本。不过,这样的竞争格局或将改变。会议提出今年的监管重点工作之一就是要研究探索对保险经营牌照实行分级管理制和市场退出的监管规定,建立针对股东、业务、人员、分支机构和法人机构的多层次、多渠道退出机制。
  “这意味着由过去的依靠机构扩张推动市场扩容将向市场准入控制和强制退出转变。”一位保险行业分析师指出。
  政策支持加码
  此次监管工作会议的又一大亮点是强调加强对保险的外部法律和政策环境,农业保险、巨灾保险、养老保险等具有较强公共属性的险种成为政策重点。
  项俊波指出,“在法律环境方面,部分业务领域的法律不健全,农业保险巨灾风险准备金制度还没有建立,农业保险运行存在较大风险隐患。在政策环境方面,业务发展存在政策瓶颈。国家政策支持的巨灾保险体系还没有建立,自然灾害风险分散转移和补偿救助机制缺失。”
  离开农业银行的项俊波在农业金融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这也使得农业保险成为此次政策支持的一个重要方面。郝演苏认为要想有所突破,人保财险应有所作为,“可成立中国人民农业保险公司,将农业险从上市公司剥离,为集团全资子公司,利用人保财险的网络,建立中国最大专业国有政策性农险公司。中央及地方财政补贴直接入账,改善上市公司指标,提升农险业务深度及广度,改变农险年年为重点,年年发展缓慢局面。
  延税型养老保险普遍被认为是在近期内有望突破的又一税种。2010年以来,天津、上海、北京先后提出发展延税型养老保险,然而由于税收优惠等各方面政策未得到落实,因此一直未有所突破。
  长城证券分析师刘昆认为,“今年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将延税型养老保险作为三项重点工作之一,我们认为2012 年试点落地的可能性非常大。”不过,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递税型养老保险尽管在长期内是长期利好因素,但是短期是以试点方式推出,不会对保险公司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出处:新金融观察】

Copyright 中国养老金网-版权所有-隐私保护-所载内容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All Rights Reserved.